邻桌,是信仰的两张白纸

Muslimah风尚季 2020-03-16 23:56 22

摘要:去餐厅吃饭,邻桌是一对青年男女。据他们后来的对话,我知道他们是回族。 在我一进入餐厅时,可能我的装束就引起了餐厅顾客们的注意,也引起了邻桌那对男女的注...

去餐厅吃饭,邻桌是一对青年男女。据他们后来的对话,我知道他们是回族。

 

在我一进入餐厅时,可能我的装束就引起了餐厅顾客们的注意,也引起了邻桌那对男女的注意。当我开始点菜时,听到他俩进行了以下对话:

女:我们结婚后你妈不会让我戴纱巾吧?

男:不会。

女:你确定?

男:我确定!你不要穿短裙就行了。

女:为什么啊?我穿短裙我妈都不说我的。

男:那个再说吧,不偏离主道就行了。

女:什么偏离主道啊?

男:就是不要干大罪。

······

 

我的靠近那两位男女的那只耳朵被迫的听着他俩的你一言我一语。可以听得出,男女青年都是回族,是生活在都市中的回回人。谈话牵扯到4个角色,即4个人物:青年男女是两个角色、男方母亲和女方母亲是另外两个角色。

 

听男青年的“不偏离主道”一句话,不难猜测出,他的家庭并不是完全没有教门氛围,或许他也曾去过清真寺,恰逢阿訇讲到:“我们不能偏离主道云云”或许他的母亲时常叮嘱提醒他:“儿子,找对象可一定要找回民啊!还有,那种穿短裙露背的可不能找···”儿子又或许是个听话的孩子,还记着告诉女友,不穿短裙就行。但态度也并不坚决。在他的心里,爱情应该是一切,短裙就是浮云。而那位姑娘呢,大概生在一个典型的仅有其名的回族家庭,并且有着一个无知于教门且不负责任的母亲。这从姑娘那句话可以明显看得出。姑娘的话意是:“我穿短裙我妈都不管,你妈管的还真多啊!”可以想象姑娘的母亲又是怎样的一位回族妇女,任女儿游走在火狱边缘。当然,或许母亲也是和女儿一样的状况。

 

类似于这样的两个回族家庭之间的联姻,有可能擦出教门复兴的些许火花吗?答案不得而知。

 

也是从邻桌的对话中,我再一次深刻的感受到,一个家庭中母亲所塑造角色的重要性,决定性以及母亲所担负的重大使命!

 

那顿饭我吃的有些纠结。边吃边感叹我的回族兄弟姐妹在信仰方面一片空白的可怜。心里很不是滋味,一顿饭就着苦涩与痛心,委屈了我的肠胃。

 

面对我们身边还徘徊在信仰门口的兄弟姐妹们,我们是该做些什么了。

 

该与徘徊在幸福边缘的兄弟姐妹们多多交流,让他们不至于一无所知,一无所行。

 

该以伊斯兰书籍代替了那些平时相赠的无益礼物。当兄弟姐妹们因你的书为媒介被安拉引领、疼顾后,他们将会在万赞安拉之余不忘感谢你的爱与付出。

 

该时常组织一些健康有益的娱乐活动,在轻松快乐的氛围中让戴起纱巾的姐妹告诉穿着半袖短裙的姐妹,她们顺从安拉的命令后是多么知足与幸福。让坚持拜功的兄弟告诉还在抽烟喝酒的兄弟们,在他们礼拜时,心中何其安宁,伊斯兰健康合理中正的生活方式如何把他们改变的更加有魅力、涵养。

 

该在拜后为我们还在迷茫、还在迷误、还在犹豫不决、还在一片空白中的兄弟姐妹们向伟大的养主诚心祈祷。不论他是穆斯林,亦或是非穆斯林,只要他是阿丹的子孙。

 

祈求伟大的养主以我们为媒介,使更多空白的纸张中涂满信仰的幸福符号。

                                                         阿米奈

本文来源于穆斯林女子风尚季的个人空间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