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蒙住我的双眼,捂住我的双耳

Muslimah风尚季 2020-03-16 10:22 43

摘要:啊,请你到非洲》后若想拥有魅力之唇,必须说亲切的语言。若想拥有苗条的体形,必须分给饥饿者食物。若想拥有美丽的头发,必须每天让孩子抚摸你的头。若想保持稳健的脚步,...

啊,请你到非洲》后

若想拥有魅力之唇,必须说亲切的语言。

若想拥有苗条的体形,必须分给饥饿者食物。

若想拥有美丽的头发,必须每天让孩子抚摸你的头。

若想保持稳健的脚步,必须记住你不是独自在行走。

                                            ——奥黛丽·赫本


一个人要有多少双眼睛,才能看见幸福背后的哀伤?

一个人要有多少只耳朵,才能听见人们痛苦的呐喊?

如果非要承认世界真是如此那般美好,请蒙住我的双眼,捂住我的双耳。

如果说,《我曾以为,再无贫穷》的经历是我在20岁时亲历的走向深山,靠近贫困。那么,《雨啊,请你到非洲》却已彻底触碰到了我心里最深处的最哀伤。

psb.jpg

《雨啊,请你到非洲》是一本真实见闻的记录手札,是一位名叫金惠子的韩国著名演员以“世界展望会亲善大使”(一个国际性基督教人道救援机构)的身份走进亚洲等贫困地区,竭尽全力帮助饱受战争和贫困之苦的孩子时,一路用泪水集结成的手札。

  金惠子女士为我们展现了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或许,我们也曾在一些媒体报刊上获知仅有的一部分关于贫民窟的“新闻”,但,在电视节目结束以后,脏乱恶臭的贫民窟就被淡忘了。在报刊杂志翻过一页以后,大眼睛,大肚子,小细腿,满身疟疾的孩子们就被忽视了。而《雨啊,请你到非洲》,再一次正式的,认真的为我们揭开了我们幸福生活的对岸,一层可怕的幔帐。为我们展开了一幅惨不忍睹的画卷。书中的一幅幅图片、一行行字眼,深深的进入了我的眼睛,再刻入我的心里。在一页页翻看它时,我紧皱着眉头,把自己放在一个似乎是高度难过和不忍的躯壳里,甚至都没有流出一滴眼泪。泪腺,仿佛都被冰冷残酷的事实冻结了。

       我的情绪正像书中序言所描述的那样:“我有些怨恨这本书,她无情的揭开了生活中最丑陋、最阴暗、最残暴、最血腥的角落,使我的心绪变得愤懑而沉重。”

             在我看完最后一个字,合上最后一页书时,我又由衷的感谢这本书。感谢它,让我已获知我的生活是多么幸福,比起那些只剩生命可以依存的躯体。

             书已读罢,仍摆放桌角。那些文字、照片却依然萦绕心头,一直一直。

           “这个世界为什么只顾着保护狮子、斑马和长颈鹿,却对每天都有数百名孩子饿死一事保持沉默?”

我也一直纠结于这样的问题,曾经一直怪罪新闻媒体,像金惠子女士所写到的:“电视媒体的黄金时段总播放着为了吸人眼球而一件件脱去衣服的脱衣舞女郎,却把因战争、贫困等原因无衣可穿,赤裸着身子急需帮助的孩子们的报导安排在夜半时分。”在人们熟睡之际,让可怜、悲惨的躯体尴尬的哀鸣。媒体是我们了解世界的窗口,而如今在这个窗口却再也无法全面的看到真实。扭曲的人性显露无遗。世界各地所谓的动物保护协会争相不惜重金保护着狮子、斑马等珍稀动物,甚至为某种动物的灭绝而泪流不止,但他们却始终没有留意到与我们同类的成百上千万“高级动物”——人类在完全丧失自我保护能力与生存能力的悲惨境地里如何残喘着。如果真是有人性的慈善机构,那么人与动物孰重孰轻?兔死尚且狐悲,何况我们同为人类!可肉长的心已逐渐石化,终有一天会生硬到无以复加。

“这些孩子也有自己的名字,他们不是无名的存在。这些孩子也有自己的尊严,他们不是没有尊严的存在。”

孩子可以是最幸福的,幸福到父母、亲人爱着捧着,含在嘴里都怕融化了。孩子也可以是最可怜的,可怜到赤身裸体,嚼着青草在滚烫的土地上等待死亡。而终究,孩子是最无辜的。金女士的慈善是围绕着孩子的。在塞拉利昂,在索马里,在卢旺达,在印度,在孟加拉,在很多有着只剩生命悲惨躯壳的地方。她喜欢拥抱孩子们,让那些营养不良导致大肚子的小孩在她怀里享受哪怕一秒钟的安宁与爱。当我们哄骗着让身边的小皇子、小公主穿好漂亮的衣服,或者为了健康多吃一口饭时,那些住在难民营的孩子们赤着身子,奄奄一息,甚至无力驱赶叮咬自己眼睛、嘴巴的蚊虫。是战争,是贫富的差距毁了无辜的孩子们。那些也有着自己的名字,有着尊严的,孩子们。


     “这里就是真正的人间地狱。孩子们都有气无力地坐在地上,一见陌生人经过,马上伸手喊道:‘我没有吃的。’”



      难道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人快撑破肚皮,有的人快饿死自己。生活中有太多事情矛盾到让我们无法不顾及,像吃饭这件事,有的人可以花费数千元慢悠悠品尝精美的盘中盛着的一小块儿所谓的美味,甚至只尝一口,剩下的全扔。有的人,为了争抢一块毫无营养价值的薄饼而你死我活,那些人中的大部分甚至已无力说一句:“我没有吃的”。当我们换着花样把米饭放在一边,吃着蛇肉青蛙时,当我们一件衣服一掷千金时,当我们还不知足时,我们何以为人?

     “全球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离开难以生存的故乡和祖国,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地流浪难民已经超过了2100万人。难民当中有80%是妇女和儿童,印度有四亿多儿童,其中40%生活在贫困恶劣的环境之中,有2000多万儿童露宿街头。印度贫民家庭每天收入是10卢比(合人民币2.4元)每月收入296卢比”

      上面这写些文字是一列数据。相对应的还可以有一列数据:全世界50%的工业在为女人的美丽而运转。一套化妆品可以成千上万。一款LV名牌皮包的价格可以解决一个难民营一年的温饱。一个阿拉伯石油大亨可以为其量身打造世界顶级黄金跑车,而仅一辆黄金跑车的价值等同于几个贫民窟的完全消失。

      “如果你冰箱里的食物有很多,衣柜里有很多衣服,头上有屋顶,还有地方可以睡觉,那么你就比世界上75%的人过得幸福。如果你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危险,没有坐过牢,没有遭受过严刑拷打和饥饿,那么,你就比世界上5亿多人更幸福。”

      使者说:“恭喜!得到伊斯兰的正道,且生活够用而知足的人”。又说:“你们中谁早晨起来家庭平安、身体健康、又有当天的食物,这就等于他已获得了整个世界。”

      如果,我们有幸读到《雨啊,请你到非洲》,如果,我们是一位信仰独一主宰的虔诚穆斯林,我们的心就绝不能一直平静。

      抛开战争,抛开贫富差距,与我们相关的只是行善。像金女士所做的那样。金女士所在的组织是由基督教成立的慈善机构。难道怀揣正信的我们——善良的穆斯林同胞还要像个别腐败的阿拉伯人一样,抽着水烟,品着咖啡,悠闲自得吗?

      清高的安拉说:“你们所做的善行,安拉确实知道。”(2:215)

      作者在书《幸存者的悲哀》一章中由阿富汗难民的悲哀而错误的理解了伊斯兰。她带有批判腔调的每一个字都像针尖般刺着我的心。想到每个看《雨啊,请你到非洲》的读者在读到最后,很自然的把一切罪名归于宗教争锋,归于战争,归于伊斯兰时,我的自尊像被掴了一巴掌一般、但,我还是选择了理解金女士以及所有误解了伊斯兰的人。因为是我们穆斯林兄弟姐妹之间的不团结,是我们极其悬殊的贫富差距,是我们日渐淡薄的信仰造成的后果就是这样。我们展现在人们面前的只有不尽人意,不被理解。在垃圾站似的难民营公布于众时,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布卡”、我们的石刑、我们的多妻、我们的所有教律、信仰、行为又如何能被以真理、高尚、人性、优越来形容呢?所以,我理解作者的指责,理解她的误解。所以,我深深的感到难过。

      真主在《古兰经》中说:“你们当全体坚持安拉的绳索,不要自己分裂”(3:103)

又说:“你们当服从安拉及其使者,你们不要纷争,否则你们必定胆怯,你们的势力必定消失。你们应当坚忍,安拉确是与坚忍者同在的。”(8:46)

      我们能做的只有改变自己、改变家人、改变家乡、改变民族,以着真主的命令,使者的教导。

      我们要坚守信仰、奉行主命、保护自身、保护民族,要吸取个别阿拉伯国家背离的教训。真主说:“···你们当为正义和敬畏而互助,不要为罪恶和暴横而狼狈为奸···”(5:3)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关闭

用微信“扫一扫”